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个人简介+扩列

Mf
全银双粉(但此号不更银魂,个人原因,有兴趣的私信了解)
没事就瞎写瞎画
佛系粉
短篇更新随缘
请不要催更答应好的我一定会写
主all叶,其他的可能偶尔妖魔鬼怪摸一波
不接受任何理由的过激评论 玻璃心的很
感谢三瞳太太蜜汁画风提供头像


怎么能轻视笔下的那个他,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好好对他说,你是我心中了不起的英雄。

© 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少天生贺】光点的尽头我仍在等你


♢黄少18岁生贺
♢吐花症,赤花症高能预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ABO预警
♢崩坏
♢不接受任何怼等过激评论,谢谢
以上







“老叶老叶你慢点,小心孩子啊!”
“滚!闭嘴!回家吃秋葵去!”
“不要嘛,你体检我怎么能不跟着?居然还要我吃秋葵!修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哭唧唧。”
“你跟着我没意见……”
叶修把声音放低,嘴唇贴在了黄少天的耳旁,低沉的烟嗓传出诱人的声音,
“但是在外边这么摸我不怕我晚上让你睡书房么?嗯?”





⇔⇔⇔





“你是谁啊?”
垂髫之子眨着嫩黄色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
“我是等你的人啊。”
“大哥哥,你为什么等我啊?”
“因为我爱你。”
红润的双唇覆上了水嫩嫩的小脸,一种幸福的声音传了出来,
“因为我在等你长大,等你长大了之后做我的新娘好么?”
孩童转了转眼仁,很认真的回答:
“不要,我不要嫁给你,我要娶你!”
眼前人突然笑了,
“好啊,那你可要快点长大,不然我可就被别人抢走了哦!”
“不行!”
白嫩嫩的小手抓着眼前人的衣服,紧紧的抱住了他,
“少天以后一定乖乖的,好好听话,好好读书……所以……你不要和别人走好么……”

男人看着眼眶逐渐被打湿的孩童,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那就说好了,你乖乖的,我就继续等你,好么?”
低沉的烟嗓传出诱人的声音,
“我们说好了哦。”
大手牵着小手拉着勾,小孩子天真的笑了起来。





⇔⇔⇔





男子将孩子藏在了安全的地方独自跑了出去。

“你们……你们放手!”
刀子滑落,刀刃上粘上了红色的液体。
它还温热的在月光下反射光亮。
“不要!我还没见到他!”
那双手挣扎着,求生的欲望让他不停的挣扎。
双眼中的泪无法控制的涌出,不知道是疼痛还是遗憾。
闭眼之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快走,失去意识前最后看见的是那双黄色的双眸。





⇔⇔⇔





“我答应你,只要你把他还给我,我就随你处理。只要你放我回去,怎么样我都好。我只求你让他回到我身边。”
男子站在天帝面前,湿润的衣襟被风吹起,眼中坚定的目光迸发而出。
“叶,为什么,你有着无限的寿命,有着其他神为以嫉妒的能力,你为什么对一个凡人如此执迷不悟啊!”
“我爱他。”
“叶!你这就是在无理取闹!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本帝就剔除你的仙骨,让你们永远轮回,永远不能在一起!”
“只要我能看着他,就好。仙骨,剔除了也罢。”
“很好,叶!我诅咒你,如果你们相爱,你就会一点点的变得透明,相爱后的十年,他就会再也看不见你!我诅咒你!”

“叶神!您何苦啊!那只不过是一介凡人,何必为了他放弃自己啊!”
“你们不懂。”
说完,他纵身落入诛仙台,想一朵花一样,败落在空中。





⇔⇔⇔





“父亲,这是什么?好美啊。”
黄发少年趴在栏杆上,死死的盯着天空掉落的绿色流星。
“那是神的陨落。”
“神的陨落?”
“某个神因为犯了罪被天帝放逐了。”
“犯了错么?”

少年看着绿色的光消失在远方,心中萌生了什么。

“真的是有罪么?罪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美的光亮?”





⇔⇔⇔





“你好,我叫黄少天!”
少年伸出手,朝着新来的同学伸出了双手,
“你好,叶……叶秋……”
男孩伸手回应,眼中闪烁着激动的目光,然而却被紧紧的压抑着,
“少……黄少天同学,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像太阳?”
“你……”

铃——
黄少天貌似要说些什么,不过被铃声打断。

“他……”
黄少天红着脸,眼睛不自觉的朝着叶秋瞟去,
“好香。”





⇔⇔⇔





“班长班长!我自愿带新同学参观学校!”
“哦?少天今天这么积极?”
“平时不也很积极!班长我跟你讲,我……”
“少天,停。”
喻文州笑着看着他,吓得黄少天一身冷汗。
“瀚文,你不用去了,让少天去就行。”
“哦,那好吧。”





⇔⇔⇔





“文州,你不用说了,我心意已决。”
“叶神!你不能这样!”
“我爱他,我爱了他多少轮回了!每次都会变成在他面前消失,看着他孤独终老,要不就是看着他爱上了别人!”
“那又怎么样!那是诅咒!只要你乖乖去跟天帝承认错误就能恢复仙骨!好好生活不好么!我们都在担心你!”
“谢谢你,文州,也替我谢谢大家。你只要做好自己监管者就好,我的事,我会处理。”





⇔⇔⇔





“叶秋。”
黄少天像个兔子一样在前面蹦蹦跳跳的
“怎么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身上有一种花香?”
叶修的表情突然僵硬了一下,而后又立刻调整了过来。
“哟,可能是洗衣粉放多了?”





⇔⇔⇔





叶修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经常咳嗽,记忆力不知怎么的也开始衰退。
让人欣慰的是,少天貌似更加依赖他了。

“老叶!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蛋糕店!咱们去看看吧!”
“不去,没钱。”
“哼!去吃东西还用你请客么?我跟你说,就咱们得关系,我请你吃一百个蛋糕都不心疼!”
“哟,我家少天这么大方的么?”
“滚滚滚,什么大方!本剑圣一直都这么大方!我告诉你……哎?等会,你刚才说什么?谁……谁是你家的!像我这样血统正宗的alpha是你说是你家就是你家的嘛!再说了,你天天在那隐藏性别,连我都不告诉嘛!啊!!!”
叶修轻笑着伏在黄少天的耳旁,用他被上帝亲吻过的嗓音留下气息,
“都告诉你了,我—是—alpha~”

温热的气流好像投过了皮肤,深深的进入到了黄少天的心头,惹的他一阵痒。

“你你你你你……你不说实话就去算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下下下下下……下次别靠那么近,弄得我都想亲你了!哎呀!烦死了,怎么感觉说的自己像个变/态一样!算了算了,走了走了,吃蛋糕去。”
“哈哈哈,你都知道了还问。”

讨厌……
我怎么会有心动的感觉。

真是的,想亲就亲啊。





⇔⇔⇔





黄少天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姓叶的男人有了依赖感。
他开始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
在蛋糕店享用草莓蛋糕。
在游乐园一人一口圣代。
在法奥斯广场观看夕阳。

简直,就像情侣一样。





⇔⇔⇔





明媚的周五。
叶修拿起了刚在店里买的花草茶喝了一口,顺便扔给坐在广场长椅上的黄少天一杯柠檬汁。

“怎么了?”

黄少天暗暗低着头,不敢去对视叶修的眼睛。

“少天?”
清香的曼陀罗味道席卷而来,钻进了黄少天的鼻腔。
“老叶,我有话对你说。”
拨开揉着自己头发的细手,并抓住了他。

“叶秋。无论你听到什么都别吃惊,就算你拒绝我我也一样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所以请你听我说!”

黄少天已经多久没有这么严肃的叫自己的名字了?
想想这种有点攻的感觉还不错。

“你说吧。”

“叶……叶秋!我……我喜欢你!”

“……”

他又爱上我了啊。
真是幸福。
真是遗憾。

“你……我知道你可能会吃惊,虽然我知道两个alpha是不会有结果的!但是……但是……”





⇔⇔⇔





黄少天委屈的像个孩子,就像那天,被叶修藏在地窖中的那天那样,闪着泪花,
“你还会回来么?”
“会的!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少天,活下去!”





⇔⇔⇔





“少天,别说了,一会柠檬茶的冰就要化了。”





⇔⇔⇔





他很想回答我也是,但是他放弃了。

背负着少年的爱情和身上的病痛,第二天他离开了,一声不吭的离开了自己爱了多少轮回的人。
开始了他漫长的游离之旅。
他一直在寻找,寻找能够治疗自己的办法,然而总是会召来一群异样的目光。

最开始,他会从嘴里吐出花瓣——地狱之花曼陀罗。
然后他开始忘记——就像失忆一样。





⇔⇔⇔





十年后,他凭借着记忆力仅剩的机记忆找到了他。

“你……回来了?”
一反常态,黄少天的话很少,少的让人心疼。
“要不要去广场看看?”
“好。”

曼陀罗的气味萦绕了四周,夕阳的光景洒满了法奥斯广场。

“少天,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叫叶修。”

黄少天吃下最后一块蛋糕,叠好了蛋糕盒,

“我小时候遇到过一个人,也叫叶修。”
“这么巧?”
“梦里还梦到过他,好久好久之前。”
“嗯……”

刚入秋的风已经没有了夏风那样的温柔,夹杂着些凛冽和痛处。

想要为叶修扣上衣服的手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来。

⇔⇔⇔

“谢谢你,少天,最后一次吧。”

互相拥抱后,叶修剧烈的咳嗽,吐出了好多的花瓣。

红色的花瓣上沾满了鲜血,看起来更加红的似火,红的让人心头一颤。

“你这是……”
“吐花症。”
“所以……”
“绝症。”

一阵沉默。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花草茶对身体好,多喝点。”





⇔⇔⇔





“叶神……你还好么?”
“你是……我想想……文州吧?”
“赤花症?!叶神!我是卢瀚文啊!不行!这种病会让你忘记所有的事情!”
“谢谢你,瀚文,我心意已决。”
“叶神,我把你当做我的前辈一样尊敬你,但是你为什么要做这种让我觉得幼稚的事情?”

叶修咳了一下,向着广场的方向看了一眼。

“瀚文,送我最后一段吧,人间只有你了,就连文州也被叫回去了啊。”





⇔⇔⇔





叶修静静地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贴在了胸口。
嘴里嘟囔了几句话后便停下了。
右眼中长出的花苞在他停止呼吸的一瞬间突然开放。

曼陀罗,地狱之花。






⇔⇔⇔





黄少天最后一次看见卢瀚文是在叶修的葬礼上。
人基本都还没到,仅有的几个人都不在礼堂中。

“前辈说了,不想让你知道,但是他一直爱你爱的病态,你就是个妖孽,迷的他就连走之前都一直惦念着你。下次再见的时候,他再就不会认识你了。”
“下次再见是……”
“前辈在那,最后去看一眼吧。”

叶修静静地躺在棺椁中,好似睡着了一样。
手中紧紧的攥着当初黄少天在游乐园买的成对的项链,将它贴在了心脏的正上方,如生命般守护。
尽管便宜的它只花了两块钱。

右眼中生长出来的曼陀罗静静地开放着,因为黄少天的靠近微微被带动。

他身上穿着那熟悉的黄色帽衫——他们一人一件。





⇔⇔⇔





“叶修,再见。”

那天,叶修主动退出了这段他们会痛苦的爱情。
那天,叶修在卢瀚文的面前轻声的叫着黄少天的名字。
那天,在卢瀚文告诉黄少天的时候叶修吐出了最后一朵带着血的花,右眼的曼陀罗终于开花。
葬礼上用来装饰的花就是了。
第二年,吐花症和赤花症找到了治疗的方法。
不过有个人再也找不到了。






⇔⇔⇔





吐花症,两情相悦就会被治疗,如果不说,会吐出花朵,直到死亡。
赤花症,花朵在身体里生根发芽,最后在右眼中开出花朵,治疗方法——被心爱的人怨恨。





⇔⇔⇔





黄少天看着桌子上从那个人右眼取下的曼陀罗轻轻开口,
“绝望,不可预知的爱,死亡。”

曼陀罗不多见,但黄少天一生中在最爱的人心中种下了一朵。





⇔⇔⇔






“如果有下次,即使我会看不到你,你也告诉我,好么?”

黄少天穿着那件黄色的帽衫坐在法奥斯广场的长椅上,喝了一口花草茶。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爱上了这种味道。

法奥斯广场,光的广场,有个人,还在等待着什么。


























♡♡♡






“叶修,你还要执迷不悟么!”
“要。就算你再让我轮回千万次,我都要。”
“为什么?”
“我爱他,我早就说过了,因为我爱他。”

最后,这份坚持动摇了神明。

“好吧,是我输了。回去吧,成为一个omega永远的陪着他吧。”





♡♡♡





黄少天一如既往的在入日时坐在法奥斯广场,目不转睛的盯着夕阳。
光点开始慢慢消失,人影被逐渐拉长。

一股熟悉的曼陀罗味逐渐靠近。

“猜猜我是谁?”
熟悉的烟嗓,熟悉的骨节,熟悉的味道。
就算是像这样被遮住双眼,黄少天也一下就能认出来。
“你……回来了……”
叶修放开手绕道黄少天的面前,轻轻吻去从眼眶流出的液体。
“现在回答你的表白。”
叶修面对着黄少天坐在了他的腿上。
“我不喜欢你。”
“也是,我……”
叶修用一个吻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





♡♡♡





床榻上身体的碰撞回响在房间,让人沉迷的烈酒味和曼陀罗的味道紧紧缠绕,低沉的呼吸声和急促的呻吟声交织成一曲美好的交响乐。





♡♡♡





他回来了,从光点的尽头。

他再也不会忘记,他也再也不会消失。

叶修完成了几千年前许下的承诺,他回来了。

只要他乖乖的,他就会等他。

即使失去一切,他都会一直等他。

在名为幸福的光点的尽头一直等待下去。






♡♡♡





就像不曾发生过的几千年前的第一世,他18岁生日那天问过他的,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么?”

男子看着比他矮了两公分的爱人,轻轻吻住,
垂眼轻眯,
“当然,我最爱的小寿星。”






——【分割线】——

首先,祝我们的少天生日快乐!

成人礼上的你光彩夺目!

然后我捋一捋时间线。

1-古代
叶修答应嫁给少天,但是被boss发现抓了回去

2-趴在栏杆上的少天
当时叶修刚下凡,开始了诅咒的轮回

3-现代
叶修最后个少天在一起了,片头就是婚后生活

最后,我们的少天可爱死了!!2018年8月10日18时18分

少天18天生日快乐

以上

评论 ( 6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