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本鬼 ๆއњ

短篇更新随缘
请不要催更答应好的我一定会写
主all叶,其他的可能偶尔妖魔鬼怪摸一波
佛系的很
感谢三瞳太太提供蜜汁画风的头像

怎能轻浮笔下的他?

© 魔鬼本鬼 ๆއњ |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又是没有标题的一篇(←假装这是标题)

♢方锐生贺,生日快乐!!希望老林少操点心,嘻嘻。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不接受任何怼等任何过激评论,谢谢。

方锐醒了,精神醒了的那种。

人嘛,早上起来总有惰性的。

尤其是刚刚领证了的新人。

从身体到心里都是踏实的。

不过有点不对劲。

身上好像是有一双手在干什么。

穿……穿着什么东西……

“这个……应该是这么穿吧?”

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林敬言在那干嘛呢?

对于老林的动作,方锐大大决定先不睁开眼睛,静观其变。



手里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好像是拨通了电话。



“喂?是我,林敬言。啊,想问问你,上次我说的那个怎么穿啊?………嗯……嗯嗯,哦,对,头上的……好好好,谢谢啊。嗯,婚礼当然会邀请你,那还用说?好好好,你忙吧,不打扰你了,再见。”



婚礼?

哦,对了,过几天是他们俩的婚礼来着。



说起来两个人在一起的经历,方锐大大表示林敬言真是个衣冠禽兽。

他就不明白了,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平光镜还有能改变人性格的作用呢?



话说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国家队拿了冠军。

这边脚刚迈出体育馆的大门,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窜了出来。

“你们赢了,方锐,说好的,嫁给我吧。”

那叫做全世界的电竞频道记者啊!

你就这么求婚了!

不答应不是人!

然后在一群混蛋队友的起哄下,林敬言同志特别,格外鸡冻的吧唧了方锐一口。

脸上直接裹出来一个大红印子。

然后方锐就炸毛了,不是因为被啄,而是因为人太多了,真心不好意思。

自己猥琐不代表不要脸好么!



总觉得,方锐,兴欣的好点心、国家队好干部、中国好气功师的一本猥琐的形象正在崩塌成无奈小可怜。

真可怕。



紧接着就是预料之内的大大小小的各种见面会,活动,采访。

而且这种要人命的活动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

张新杰都不耐烦了,你说可怕不。

用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个人的话说,他们国家队特别想把黄少天推出去。

不过剑圣说了,他已经不想说了,累了。



所以说,电竞记者真是恐怖,威力堪比校长吃热狗的风波。



电竞风波终于过去了。

林敬言绑着方锐一个月没出屋,天天在家做一些十八禁的东西。



每天屋子里都是什么:

'林敬言你给我轻点!

错了错了,你别……啊!

我叫我叫……老公……还不行么……'

这种那种的。

哎哟,羞死人了。



方锐发过毒誓,下辈子绝对要做上面的那个,维护自己一本正经的闷骚形象。

然后就被林敬言一句:“你以为脐橙就表示翻身么?”给压下去了。

所以说不要轻易立下反攻的flag.



兴欣之前来了几个新人,本来应该是方锐带着的,不过现在是一凡带。

人家新人吧,谁带都行。

但是每天被副队和副队老公喂狗粮是不是过分了!

就算是罗辑都偷摸的私下吐槽过。

然而敢怒不敢言。

我还能再吃五百年!



再说说记者。



这林敬言不是吃素的和林敬言不是近视是一个道理。

被发现有人偷拍好几次之后,林敬言,那位听说比新杰大大还要暴力的斯文败类的流氓放话:你们随便拍,保证你们过阵子自己就不拍了,不信你们就试试。



最开始吧,各大报社还挺害怕的,这要是前第一流氓有什么过硬的后台啊,或者是什么本身是霸道总裁的设定了之类的不就完了么。

查来查去也没这回事啊。

有几家小报社记者死皮赖脸的继续拍,发现人家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什么中央公园,游乐场,比赛后台,电影院,甚至是新闻发布会,林敬言都能无视方锐即将爆发的红脸和摄像头光明正大的波波。

“方锐大大,亲一个。”

“边儿去。”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又说什么了?”

“比如,老公抱啊……我……”

“停!”

“亲一个。”

然后方锐大大就会自己亲上去。



叶领队表示,林敬言同志如果愿意,可以当第五大心脏了——至少嗑你媳妇的技术是一流的。

呵,男人。



两个人‘有爱’的互动实在是太多了。

最开始被群众拍到或者是被八卦社拍到的照片每一张都会引起骚动。

后来……人们麻木了。

某知名杂志社社长说:“我算是怕了,能用这种办法对付我们,好似屎里有毒。”

当然,cp粉们可以嗑一辈子的狗粮了。

真好。



继续说。

林敬言放下手机又不知道开始捣鼓什么。

头发被什么东西夹了起来,腰上也被裹着,有点不透气,不过料子到还不错。

紧接着手指上被套了个东西。



身体被轻轻抬起,好像是整理了一番又被轻轻落下。

相机拍照的声音突然发出来,林敬言都被吓了一跳,因为方锐明显听到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是像是哄小孩一样的拍了拍自己。



“方锐,你这样好好看。”

温柔的一个吻落在了自己的眉心,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轻轻的笑了一声后,又把方锐身上的东西一一拿了下来。



林敬言不会勉强别人。

方锐心里最清楚。



就算是最开始自己被老林百般嫌弃,就算偶尔还会对自己说一些不中听的话。

但是这个人在训练室,在赛场赛场上还是会配合着自己打出最美的配合,那年的犯罪组合。

林敬言第五赛季说过,他最享受的就是和自己在意的人一起执骋赛场。

第六赛季,方锐发现自己的心被偷走了。



房门被轻轻关上。

方锐撑起了身子,揉了揉疼痛的腰。

一瞟就看到了马马虎虎藏在床下还露出了一点点的东西。

“呵,这个笨蛋。”



婚礼当天来了不少人。

那个嘲讽脸,那个话痨,那个扎辫子的,那个大小眼,那个钱包脸。

还有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一黑一白两个身着西装的人郑重的在神父的见证下成为了一家人。

熟悉的闪光灯,熟悉的话筒。



好像是打了仗一样,别墅的门前凌乱不堪。

还好这群人算是有良心帮了忙。



太阳已经落了下来,送走了似乎是打算闹洞房的一群人。

“闹什么闹,我们又不是初……”

“咳……你们回去吧,过几天再来玩啊。”



送走了一群人,两个人坐在草地上。

别墅的前方是一片空地,可以看到夕阳。

“林敬言同志,坐在这不许动。”



双手附上林敬言的双眼,轻轻的在耳朵上轻轻啄吻。

“你想看的,满足你。”



婚纱穿在单薄身上,白皙的身体在夕阳下透着粉嫩,高跟鞋别扭的穿在脚上,一瘸一拐的走着,似乎有些喜感。

林敬言一点都笑不出来。

平光镜下的双眼好像发着光。

似乎时间都被暂停了。

自己喜欢的人穿着自己挑选的婚纱现在自己面前。

之前偷偷拍照已经很满足了。

真的很满足了。

他不想去强迫他。



“怎么了?我……我就这么让你无语么……那我换掉了啊……啊!!”

一把被拽进温暖的怀抱,互相交换了一个热吻。

轻轻的吻了一下方锐的头顶,紧紧的拥着怀里的人,满眼全是宠溺。

“特别好看的。”

“好看还无语?”

“这不是好看的我都看傻了了么。”

“你就贫吧你。”



“方锐大大。”

“嗯?”

“我还活着吧?”

“要不要来体验一下,斯文流氓?”

——【分割线】——

方锐大大生日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喜欢点心!!!

其实吧本应该有两个外链。

但是……你们明白吧……

我的微博都被冻了,石墨的外链我也都删了,别的圈的文我也都……

哭辽。

过阵子风波过了我再加上,嘻嘻。

评论 ( 8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