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本鬼 ๆއњ

短篇更新随缘
请不要催更答应好的我一定会写
主all叶,其他的可能偶尔妖魔鬼怪摸一波
佛系的很
感谢三瞳太太提供蜜汁画风的头像

怎能轻浮笔下的他?

© 魔鬼本鬼 ๆއњ | Powered by LOFTER

【周江】没有标题←假装这个就是标题)

♢九点水大大生贺!江副队生日快乐!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周江恋人同居,世邀赛设定

♢甜的,它是甜的!我再说一次它是甜的!!!

♢预警到位,不喜返回键

♢不接受任何怼等过激评论,谢谢合作


以上






















天气有点冷了。


尤其是夜晚,莫名的变冷了起来。

江波涛走在空荡荡的大街里,沉默着,手里拿着一束玫瑰和一个蛋糕。


以及,一打报纸。


全是关于他的,他的队长,周泽楷。


他们已经同居一年了,但是从未公开罢了。

似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变得淡了。

江波涛有点慌。


今天是两个人在一起的一周年。

但是周泽楷早早地就出了门,甚至没有叫自己起来。

训练室里的一天也是除了布置战术一句话都没说。

格外的沉默。


以为可以结束之后一起吃个饭,结果被一句‘今天有事,你先回去’拒绝掉了。


街角的法餐店,烛光灯火。

美丽的女子轻笑着,对面的男人笑的似乎也很高兴。

明明昨天还躺在自己的身边。


“你果然,还是不爱我么?”


不止一次,周泽楷和这个女人被拍到在各种餐厅。

甚至有头条爆料两个人是男女朋友,是未婚夫妻。


江波涛从来都不在意,因为两个人一直都那么亲密。


但是此刻,信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模样崩塌。


慌乱。


有一种叫做慌乱的东西正在蔓延在江波涛心里。

自己的堡垒正在被压垮。


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小周。”

电话这边的人小心翼翼的问着。

“你在哪?什么时候回来?今天是……”

“江。”

熟悉的声音传来,冰冷冷的。

“有事,晚一点。”

紧接着是挂断声音。


橱窗那边的男人放下手机,又一次微笑了起来。

笑的那么好看。

又那么刺痛人心。


冰冷的房间,两根蜡烛燃烧着。

空洞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结束吧。”


蛋糕上的蜡烛被拿了出来,碟子里是切好的成品——一颗心的果酱,被切成了两块。


行李很简单,基本没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他搬进来带的东西,另外多了一张照片。


“是时候冷静一下了,出门好好放松一下吧。”


飞机是一个特别方便的交通工具。

江波涛祈祷着能够逃离,从现在的狼狈中逃出来。





















>>>


门被打开。

那个熟悉的人没有迎接他。


桌子上的牛奶还温热着,蛋糕还在那里放置着。

衣架上少了点什么东西。

桌子上放着他总用的钢笔,居然忘了盖上盖子。

字迹还没有干透。


手里的东西掉到了地上,脚边是那一打报纸。

几个大字刺痛人的眼睛——周泽楷和神秘未婚妻。


“不要……”


S市,久违的在十一月份下了雪。

天有点冷了。


有一个英俊的男性在这个广大的市地众发了疯的奔跑寻找。

手机一次接一次的拨打,一次又一次失望的重拨。


不少人第一时间认出了他。

人群越来越多。

他被慢慢的围了起来。


压抑,嘈杂,简直要把他压垮了。

脉搏心跳开始不受控制,脑袋疯狂的充血。


一个熟悉的女人走了过来,闪光灯不停的对准匆匆离去的两个人。

怕不是又是一场大新闻。


周泽楷已经不打算思考了。

真想就这么疯掉。





















>>>


下了飞机,打开了手机,几百条短信和未接电话。


刚刚打算回消息,新闻吸引了他。

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狼狈的被那个女人带走了。


郎才女貌。


手机滑落在了机场的地上。

紧接着是眼泪。





















>>>


“队长,今晚有没有空,我有话想对你说。”


那是第一次两个人一对一的闲聊。


气氛很好,包厢,还有蜡烛。

江波涛有点紧张。

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周泽楷喜欢吃的,他点了不少,似乎聚餐的时候他总是吃这几样。


“队长……”

“江……”

“嗯?你先说吧,我的不是什么大事。”


才……才不是呢……


“我……我……”

“怎么了?是不舒服么?”

“嗯……”


才不是呢。


“要不要去医院?不舒服怎么还出来吃饭?下次不要任性了,走吧,回去。”

江波涛走了过去,把手伸了过去。

结果被一把抓住,整个人倒了过去。


“江……”


心跳的好快。


“我……”


好难受。


“喜欢你。”


别说了。


那个晚上,翻云覆雨,似乎是放下了一切的去迎合对方。

暧昧的声音传来,让人羞涩的温度游走在神经之间。


他们以为拥有了全世界。





















>>>


旅店的床似乎对于自己来说太大了。

也许是一直有个人陪着自己的原因么?

习惯了夜晚有个人拥抱着自己渐渐入睡,拥抱着自己取暖,甚至,热吻。


难以入睡,全部都怪罪到时差上。

被子没有以往的温度和味道。


出去走走吧。


中式餐馆似乎藏匿了一些荣耀粉丝。

他们讨论着即将开始的世邀赛。


他从来都不吃青椒肉丝的。

但是他似乎喜欢,后来成为了习惯。

习惯的点了一盘青椒肉丝,看着远处的公共电视。

那个刚刚出现在自己手机里的男人走了出来,拿着让他引以为豪的账号卡,灵活的双手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就像他每次轻吻他一样。


“吵死了……”





















>>>


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冯主席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冯主席职业选手一般都避免喝酒。

可是周泽楷那天喝了好多。

太多了。

自己从来都没尝试过的那么多。

早起之后的难受完全比不上心里的空虚。


冯主席打来电话叫他准备到北京集合。

北京,不想去。

他不在。


说好的一起的,你却走了。

连通知都放在桌子上。

粉丝们不是戏称你是我的翻译机么?

为什么读不懂我?


我没想到为了你我会疯狂到去糟蹋自己的身体。

想不到没有你的生活我会是什么样的。

你在哪?






















>>>

大家调侃着周泽楷居然瘦了。

什么联盟第一脸居然还要减肥么什么的。


周泽楷也笑着应付着。

完美的皮囊下是疲倦的灵魂。


电视的那头,江波涛看到的只有变得单薄了的背影。






















>>>


“请问周泽楷选手,总决赛将至,您有什么想说的么?”

摄像机纷纷对准那个善良的人,轻轻垂了垂眸子,颤抖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只想你来看看我,好么?”


冠军戒指被亲吻后高高举起,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夺冠的喜悦一点都没能掩盖他难过的表情。


他没来。

至少,没看到他。


他不要我了,没有可能了。

为什么我没好好的告诉他?


“如果你在,告诉我,好么?”


台下的人群中,江波涛安静的坐着,等待着他嘴里的人上台。

也许会是浪漫的表白吧?


几万人的场馆,周泽楷突然跃了下来,一排排的走着,努力寻找着。

即便是台上队友的制止他都没有理会,就那么一排排的,一排排的寻找着。


越来越近。

江波涛甚至屏住了呼吸,带着厚实的口罩和帽子。

手里拿着那张相片。

那张唯一在他看来多余出现在他行李中的东西——他的照片。

照片里的他,笑的那么好看。





















>>>


那天之前,江波涛一直认为两个人的距离甚至跨越了天地。

“我一直以为我的喜欢只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我只是想把我的喜欢放的离你更近而已。”

那个晚上,他幸福的喘不上气来。

犹如乱世中的庇护伞一样,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全世界。


他随意地纵容着他,然而他却异常的听话,疼爱他。






















>>>


“不要再……靠近了……”


那双眼睛精准的锁定了目标,那双手准确的抓住了江波涛。


紧接着,温热的怀抱一拥而上。


大脑似乎变成了浆糊,耳朵里只有他的声音,这声音跟着他的麦克风传到了体育馆的每一处。


“江,我想你,结婚吧。”


全场的聚光灯都照了过来,晃得人有点目眩。

几乎是被拽上去的,江波涛慌乱的看着四周,自己死死盯着自己的周泽楷。


那个女人,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随手扔了个什么东西给周泽楷,走近了江波涛。

“真是个任性的人,爱情如此,好好珍惜吧。”


小小的盒子被轻巧的打开,里面是一枚小小的戒指。

子弹穿过水滴,银白色的戒臂上金色的装饰弯折成两个人的名字缩写。


好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年轻的王子单膝下跪,牵起了江波涛的右手。


“你愿意,嫁给我么?”


根本不等他回答,直接把两枚戒指带了上去——冠军戒指,和,订婚戒指。


霸道的吻了上去,让人有点惊慌。


全世界证明了这段美丽的爱情,全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祝福他们的未来。





















>>>


“她……到底是谁……嗯……轻点……”

“设计师。戒指的设计师。”





















>>>


全世界在那天有三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中国队夺冠。

中国某年轻的设计师因为一个子弹穿过水滴的戒指得到世界级大奖。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爱情圆满的开始了旅行。




——【分割线】——


16%的掉落概率我都写了qwq


我真棒


这个月全都是生贺


我可能会写死qwq.


零点的时候疯狂剁手,我有点手疼


单身狗还要写cp文,哭唧唧


小周:嗯……可怜


小江:嗯,可怜,同情你


沫:qwq奏凯啊!!


评论 ( 8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