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个人简介+扩列

Mf
全银双粉(但此号不更银魂,个人原因,有兴趣的私信了解)
没事就瞎写瞎画
佛系粉
短篇更新随缘
请不要催更答应好的我一定会写
主all叶,其他的可能偶尔妖魔鬼怪摸一波
不接受任何理由的过激评论 玻璃心的很
感谢三瞳太太蜜汁画风提供头像


怎么能轻视笔下的那个他,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好好对他说,你是我心中了不起的英雄。

© 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 Powered by LOFTER

【伞修】伞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伞哥生贺
♢不接受任何怼等过激评论,谢谢















“起来了么?”





又是秋枫从天空舞落的季节。
燕子已经开始筑巢,农民已经开始准备最后的收获。
这是一个橘黄色的季节,这又是一个昏暗的季节——至少对于叶修是这样的。
每一个强者的心理总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区域不可探索。





“还记得么?”

孤零零的蜡烛在不怎么明亮的房间内不停的跳动,就像一颗活生生的心脏,一个活着的人。
清淡的奶油香从房间的角落里飘散而来,水果的气味填满了剩下的所有空隙。
这个不到十几步的屋子蒙上了一阵很少出现的美味。

“早就起来了。”
橙发少年匆匆洗了个脸,用开了线的毛巾草草的擦了一下。
即使是这样的对付也能把他的脸变得白皙俊朗。
不知道是不是思念他的人的眼睛自带美颜效果,或者是少年的脸就是那么让心刻骨铭心的喜爱。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懒的人么?”
“是。还有啊,你们俩干嘛呢!像做贼似的。”
“什么叫做贼,这叫做光明正大,能不能别用这么低俗的词来形容光明磊落的我?”
“你还光明磊落?得了吧,别把我的沐橙带坏了.,沐橙快过来,别让怪叔叔带坏你。”
“揍你信不信。”
“那你就别抽烟了。”
“你这就是威胁!”
“威胁又怎么样!服不服!”
“是是是,错了错了,大人您快把烟盒放下。”
少年笑嘻嘻的抢过烟盒。
“我去!居然是空的!你坑我!”
少女笑了,声音像是银铃般的清脆。
敲响了生活的快乐。
惊喜被放在似乎是不起眼的床下——其实在近处只要稍稍弯腰就能看的一清二楚,更别说是在远处的橙发少年。
少年瞟了一眼,轻轻地笑了。
还是决定假装不知道好了。

几口来自十几岁少女的早饭足够两个哥哥愉快的度过一整个早上——至少在肚子叫之前是这样的。

一如既往的石头剪刀布,黑发少年无奈的叼着烟洗了碗。
“为什么又是我?”
“运气啊,羡慕么?”
“明明我才是运气好的那个!”
“好的好的洗碗王。”

刷卡,上机,他们的动作比谁都熟练。
鼠标的点击声,键盘被两双手时而快时而慢的敲击声,日常拌嘴的声音组成了一头雾水最能填满耳朵的旋律。

“阿修阿修阿修!!快看快看!!成功了!!终于成功了!!你快看啊!!”
橙发少年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盯着电脑屏幕许久后突然兴奋的高呼 起来,一边嘴里说着,一边摇晃着旁边的黑发少年。
“哎哎哎,干嘛干嘛,怎么了,别吵吵,烟都掉了。”
“我去……快去,快去扫了。”
少年一脸无奈地拖着懒懒散散的步子去厨房拿了张纸,马马虎虎的捏起了地上的烟灰,一些灰色的渣滓从缝隙里掉落了出来,在空中打了转又落了回去,一切恢复到了起点,却又不太一样。
“你能走点心不啊。”
橙发少年转身出门拿了扫帚。
“你这也太干净了。”
“这不是干净,这叫细致,不像某人,上次出门胡子都忘了刮。”
“那不是忘了么!再说了上次你不也是忘了么!你不也用刚做完饭的油猪蹄子摸过我的白衬衫么!”
“我不是给你又洗了么!”
这边嘴上还在得理不饶人,那边拿起鼠标开始测试新武器。
银色的字在屏幕上发光,比其他的,甚至是橙字武器都要高一些的属性夺人眼球。

一边橙发少年开始不停地叨叨这个武器,另一边黑发少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停,你这武器是什么职业的?”
“全职业!牛不牛!”
又两个话题能立刻让两个半大少年瞬间集中注意力。
一个是自家的妹妹,一个是荣耀。

刀光剑影中,这把银武在场景中披荆斩棘,所到之处留下红色的血花。
如同地狱中降落的曼陀罗,一朵朵的绽放在秋木苏的身边。
“可以啊,还不错。”
“你等会,我去上另外一个号。”
那天,橙发少年难得的为了打副本登陆了在不久之后即将会被追捧为斗神的那张银色的卡。
两个觉得如同势不可挡的巨浪席卷了一个又一个的练级区,一个又一个的副本。
少年一次又一次的提高手速试图完成高速运行的脑中所猜测的不同的技能组合。
神经在欢呼,大脑在雀跃,手指在飞速跳动。
整个人都沉溺于亢奋的状态中。
‘这就是天才之作品’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耳旁无限循环。
屏幕上的光全部被收入眼中。
每一次的攻击数据都像电脑读取信息一样的被录入脑中,输入,刷新,保存。
攻击范围,攻击速度,每个位置的伤害值。
这时候发现,年轻真好。
尤其是辉煌的少年时期。





太阳已经开始犯困,月亮决定上前替班,少年依旧‘没心没肺’在那一遍又一遍的测试。
“叶修哥。”
少女的声音传入耳畔,犹如闹钟一样叫醒了沉睡在游戏中的人。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
“嗯?”
少女努力的挤了挤眼睛。
“哎?不会真的忘了吧!”

是什么来着?
少年开始不自然的头晕。
夕阳居然有点刺眼。

“哦,当然没有。”
晕晕的从床下拿出了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拉上窗帘,拽过刚刚从厨房走过来的橙发少年,把他按在了椅子上。

那根蜡烛在黑暗的房间里微微摇动,在哪个没有光亮的房间里格外的明亮,给三个人的脸晕染的格外模糊,如同画一般。
微弱的烛光就像什么抓不住的希望一样,下一秒似乎就会消散在眼中。

“1,2,3……沐秋/哥哥,生日快乐!”
“千机伞做的不错,哥今天就勉为其难的夸你一下,就一下!”
“啧,难道不应该是一直都崇拜我么?”
“没得商量,收起你的大脸。”

难得喝一次的果汁在杯中静静地躺着,蜡烛杯轻轻吹灭留下一缕青烟。
互相许下了不得到冠军绝不不罢休的愿望。
完全感受不到天威的蛋糕融化到了嘴里。

夕阳的光照在橙发少年的脸上,让他的脸越来越不真实。
越来越。
不真实。

“阿修。我们永远都要好好。”
“永远。”
他轻轻地笑着,显得格外的温柔,温柔的好似……

一束晃人眼的光突然照亮了一切,深深地刺痛了黑发少年的双眼,红色的泪水从他的眼角轻轻流下,眼前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

“沐秋!沐秋!”
他胡乱的抓向前方,试图抓住还留在夕阳下的橙发少年。

汽车声,嘈杂声吵得叶修格外心烦,好像是要发生什么一样。
人群中,一个撑伞的少年与他擦肩而过,走的好急。
叶修试图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却一瞬间错过。
红色的液体慢慢的从人群中留了过来,浸湿了叶修的鞋子。
好像夕阳下的花朵一样。
明明是刚要绽放的花朵,却一瞬间枯萎。
















“起来了么?叶修哥?”

双眼被泪水浸湿,双手麻木的向上伸起。
“起了,起了。”

两个人,一座墓,一把伞,一个水果味蛋糕。

“千机伞,很成功呢,我就勉为其难的夸你一下吧。”
叶修熄灭了烟。
“这次我可没弄到地上。”
抬起底下的头。
“不过话说,为什么这个季节还会下雨啊?”

三张银色的账号卡被拿了出来,鲜红色的枫叶被打湿在了雨中。
叶修懒懒散散的蹲了下来,打开了蛋糕盒子上的丝带。
嘴里的蛋糕还是没什么味道。
叶修在那喃喃的一直嘟囔着什么,每一个强者的心理总有那么一块柔软的区域不可探索,叶修也是那样,只有在这座冰冷石头面前才会露出自己柔软的一面。
他说着,集中着自己所有的注意力。
神经在欢呼,大脑在雀跃,就像那天那把伞在自己手中挥动时那样。
一直到夕阳已经准备消失在天边了。

“叶修!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啊!”
耳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催促的声音响起。

是什么来着?
“哦,当然没有。”

“是时候回去了。”
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那个已经长大了的少女的肩膀。
“再不回去老板娘怕不是得把我吃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
叶修转身的一瞬间,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熟悉的站在风中轻轻微笑的身影。
那张脸,永远像变成了照片一样的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
那个笑,依旧是模糊不清。
和烛光下的笑不同,这一次,他能看到他在笑,真实的笑着。
他撑着那把伞静静地看着他们,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一直伸到那个石碑下。

叶修突然一愣,然后欣慰的笑了起来,眼眶开始不由自主的开始泛红。
恰好,雨过天晴,夕阳映红了整个南山,包括那个墓碑。
叶修将手插进了裤兜,慵懒的歪了歪头,从眼睛里流出了什么闪亮的东西。
而后对着没有热度的石碑挥了挥手。

“生日快乐。”

评论 ( 7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