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个人简介+扩列

Mf
全银双粉(但此号不更银魂,个人原因,有兴趣的私信了解)
没事就瞎写瞎画
佛系粉
短篇更新随缘
请不要催更答应好的我一定会写
主all叶,其他的可能偶尔妖魔鬼怪摸一波
不接受任何理由的过激评论 玻璃心的很
感谢三瞳太太蜜汁画风提供头像


怎么能轻视笔下的那个他,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好好对他说,你是我心中了不起的英雄。

© 枫沫:过气写手日常鸽子 ๆއњ | Powered by LOFTER

【王叶】name(Ⅰ)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之前的梗,撞梗纯属意外,梗源来自微博
♢不接受任何怼等过激评论,谢谢












每个故事总有一个开始,也许是开心的,也许是悲伤的。
但这不一定代表着它的结局。
悲剧,喜剧或者是平淡的日常,都有可能变成存在。
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尤其喜欢捉弄那些相爱的人。
相爱的人有是不是一定会有圆满的结局?
你的名字印在我的耳后,我的名字刻在你的眼中。
如果不是你,该多好。
——序











春天,又是那个万物复苏的季节。
古树已经开始抽出嫩绿的新芽,花朵开始缓慢的生长。
开始么?
曾经目睹了几代王朝消亡的古城的最高处,红色的战袍随着吹来的风飞舞着,手中黑色的金边战矛在夕阳的照射下无力的发光。


“是你?怎么?来喝一杯?”
男人捋了捋额头上的碎发,靠在了柱子上,懒散的站在一旁。
风吹过枫叶状的面具,吹了过来,又吹了过去。
有些悲伤的眼睛深深地镶嵌在眼眶中,似乎有着说不出来的故事。


“就你那点酒量?得了吧。”
回答的是个年轻的男子。
一身青绿色的长袍,棕木色挂着面纱的斗笠,手中握着长长的法杖,因其有着如同密线一般的细丝,杀人如星星陨落,固名灭绝星辰。


“我说王大眼儿,你还有脸说我?你不是两杯倒?”
“难道你想让我告知全天下斗神一叶之秋是个一杯倒的渣渣么?”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告诉别人王不留行会被自己的破扫把硌到屁股么?”
“那是个意外!”
“可那是事实!”
“……”
又是一如既往的被怼了回来。
“所以呢?你来这是干嘛的?”
“听说,嘉世的国主要委派你做最后的任务了么?”
王不留行的眼睛开始变得冰冷,死死地盯着一叶之秋。
那眼神里包含着疑惑,怨恨和遗憾。
“谁跟你说的?”
“所以是真的?!他们要把堂堂斗神拉下神坛?你告诉我你还能再战是不是!”
轻纱下的脸开始愤怒,不满的情绪从心底溢了出来。
既希望得到答案,又不想听到答案。
“我说你们游侠怎么消息都这么灵通?改行当人贩子算了,别在我们这儿啊,去隔壁霸图去。”
“我没跟你开玩笑。所以,叶秋同志,你的任务是什么?如果可以我定拔刀相助。”
“哎我说,你能不能别叫我本名?想害死我啊?”
“这里没有别人,再说,就算是有我也会直接杀人灭口。”
“去去去,这要是杀错了把哥的真爱杀了咋办!”


王不留行突然楞了一下,心口不停地抖动。
“那我换个问题好了,你身上的名字,是谁?”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
“名字都敢托付的人我觉得我有这个信任度。”
“你想得太多了。”
“我们可以交换,至少,姓氏告诉我也好。”
“我拿什么相信你?”
“叶氏。”
“王氏。”
“不会是我吧?”
“你身上的又不是我。”
“不过你不怕我骗你么?”
“呵,你又不是海无量。”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远处的夕阳下落的越来越快,树影越来越长,天空被染成火红色。
护城河的水坑狂的拍击着池旁,好似在催促着人的离开。


“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
“好。”
一叶知秋又想起了什么,转身朝着王不留行扔过一个闪闪发光的银制物品。
“大眼儿,送你了。”
“嗯?这算是定情信物么?”
“哟,行啊,那你以后就是哥的地下小情人了。”
“呵,好啊。”
“以后拿着这个你就可以从主城门口进来了。”
“将军令?”
“斗神的私人物品。”


两人道了别,王不留行向北走去。
穿过乡镇小路,爬过万丈高山。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不过是一会功夫。


换下长衫,穿上法袍,带上青绿色的面具,光鲜亮丽的一改刚才的模样。
和会面挚友不同,这次他光明正大的走近了主城的大门口。
主城大门为他缓缓打开,将士驻足挥旗,士兵下跪行礼。
临坐高殿,俯瞰万物,藐视一切。
一声帝王安康震响天下,身边的坤洚挥袖舞动身姿翩翩起舞。
万人之上,为王独尊。



王不留行在手中轻轻摸了摸那枚银饰。
一个小小的戒指。
戒指的里面刻着两个字:叶秋。
但是不知为何,戒指里面被划的支离破碎,尤其是名字那里。
就像是王不留行的心一样。
划的都是伤痕。

——【分割线】——

稍微冒个泡,并成功给自己又挖了个坑

我真胖。。棒!

评论 ( 22 )
热度 ( 18 )